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師生風采

扶著你,在風雨里堅定前行——幫扶葛偉健同學就業活動紀實


 

“感恩的心,感謝命運,花開花落,我依然會珍惜……”每當這熟悉的旋律響起,我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拖著步子艱難前行的人,他是我院11級計算機系的學生葛偉健。想到他一直黯淡的目光里忽然迸射出的感激而動人的神采,我的眼睛就有些濕潤,一幕幕有關幫扶葛偉健同學的情景就會立刻浮現在腦海。
那是今年五月的一天,我院創業就業辦梁紹斌副主任了解到葛偉健因為身體殘疾,畢業后在求職路上舉步維艱的情況后,立刻在辦公室接待了他,看到他手指向外翻翹,說話吱啞,他感到情況嚴重,于是馬上請示了院領導,陳優生院長在獲悉情況后非常關心,指示一定要做好相關幫扶工作,讓葛偉健同學順利度過這個難關。
在學院領導的指示下,5月15日,梁紹斌副主任駕著自已的車,載著分管幫扶工作的我和葛偉健輔導員張幸華老師一起前往惠州市勞動局,領著葛偉健和他的母親一起參加了勞動局舉辦的惠州市殘疾人就業供需會。試過一個又一個攤位,歷經一次又一次面談,最后與惠州市捷普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和招商局物流集團惠州物流有限公司達成初步意向,但是后來經過面試,兩單位均未接納葛偉健就業。忙碌了一天,事情卻沒有成功,我們只好遺憾返回。
在之后的求職路上,葛偉健四處碰壁,異常坎坷,找了一個月的工作,仍然沒有找到合適的就業崗位。這不禁讓他陷入深深的失望和沮喪中,他的父母為此也非常焦慮和苦悶。7月的一天,我和張幸華老師來到葛偉健家進行家訪。葛偉健的家在博羅縣羅陽鎮一個民居樓里,家里空蕩蕩的只零星擺放著幾件舊家具。葛偉健孤寂地坐在一個凳子上,他媽媽忙著給我們砌茶,拿出一大捧桂圓給我們吃。在交談中我們了解到:葛偉健的父母均無正式職業,平時以開一個小煤汽供應站維持生計,以微薄的收入供養殘疾兒子念書,這在如此困窘的家庭里是極為不易的。但是如今,二老看著兒子畢業至今工作仍未確定,不免倍感心酸與無奈。
命運無情,人間有愛。面對葛偉健一家的這種困境,創業就業辦想人所想急人所急,根據葛偉健生活基本能自理,但勞動能力較弱的實際情況,就業辦決定將其納入殘疾人失業統計。由殘疾人就業服務機構對其進行殘疾人職業技能鑒定,并由社會福利機構安排其從事公益性崗位。對此,陳優生院長親自作了批示,要求創業就業辦積極做好跟蹤幫扶工作,并指示學院在用車等物資方面給予大力支持。
在陳優生院長那堅定不移的關懷和毫不猶豫的口吻中,我們深切感受到了其泱泱大愛與拳拳心意。曾幾何時,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變得那樣冷漠,人們在洶涌的人潮中匆忙地尋找著適合自己的角色,他們信奉“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處世哲學,漠然地與一切不相關的事物擦肩而過,不愿意去關心別人的任何困苦。可是我們的院長,為了學校的事業夙興夜寐,對于這樣一個殘疾學生,更是多次關切詢問,這是一種怎樣的責任心和事業心?又是一種怎樣的情懷與人格魅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領導熱枕的關愛點燃了葛偉健年少這段黯然的歲月。
     7月2,我和張幸華老師再次前往博羅縣殘聯,進一步說明了葛偉健的具體情況并請求予以幫助,得到他們的關心和支持。殘聯負責人介紹葛偉健去羅浮山附近的一個飼料公司做過磅員。我們陪同葛偉健來到位于石灣科技產業園的“唐人神集團——廣東湘大駱駝飼料有限公司”,公司張經理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廠區很大,樓層林立,樹木環繞,條件看來還不錯。葛偉健立刻興奮起來,灰暗的眸子頓時有了亮光,用手比比劃劃,吱吱呀呀的說個不停。他的母親也很激動,緊緊握住我們兩位老師的手,眼中噙著淚花哽咽道:“謝謝你們!謝謝學院領導!”面對著這位慈母希冀的目光與飽含真情的話語,我和張幸華老師默默無言,只能繼續以行動來詮釋我們的心聲:葛偉健,如果你過得幸福,我們就會覺得快樂。當你艱難走過時,我們定會去攙扶,無論是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還是在你人生坎坎坷坷的歲月里,我們都一如既往,彼此之間什么也不用說,因為我們是你的老師,你是我們的學生,是我們惠經職院永遠都不會放棄的一份子。我們會在領導的指示下繼續努力,努力讓你和我們一樣,為每一天感動,讓生命勇敢而無悔。
只是,從來好事多磨難,出乎我們意料的是湘大飼料公司并沒有接納葛偉健。殘聯的一位女同志表示:“這個孩子是很難找到工作的,各個單位接納殘疾人的前提都是要上下肢能活動能做事的。你們別努力了,這個學生只能讓福利院養著了。”
    此時此刻,我們的思想陷入了一場激烈的斗爭。難道就這樣放棄,把葛偉健扔給福利院嗎?可是不能啊,如果這樣,我們同時扔掉的是這個孩子和這個家庭未來的希望,這讓我們如何下的了決心?絕對不能放棄,無論命運如何多舛,我們都要堅持把這件事辦成,努力讓葛偉健的生命迎來一個生意盎然的春天,否則,我們內心難安。
9月4日,我又約了張幸華老師陪同葛偉健及他的母親來到惠州市殘疾人培訓中心,蒼天不負有心人,我們碰到了殘疾人培訓中心的楊慶堯主任,葛偉健生命里的又一位貴人。在安排工作人員聯系了若干單位都無果的情況下,楊主任告訴我們,下個月就要舉辦殘疾人招聘會,屆時再去碰碰運氣。我和幸華都泄了氣:“不成不成,招聘會可能解決不了葛偉健的問題,怕沒單位會要他。”在我們再三的懇求下,楊主任被打動了,他聯系到他的朋友,惠陽亞倫塑膠電器實業有限公司的老板,并強力推薦葛偉健去那里工作。但對方單位聽說葛偉健手指不靈活,腿腳不方便后,便表示不能接納,無法安排。經過楊主任的反復協商,那個臺灣老板終于被說動了。
葛偉健看到情況有轉折,黯淡的目光里突然閃現出感激而動人的神采。他顫動著嘴唇,想說什么又沒能說出。我知道,此時此刻,愛的暖流在他內心涌動。誰能明白,身體殘疾的他這些年來艱難生存的背后是怎樣的一種心酸與疼痛?誰能明白,這個孩子因為無法選擇的先天條件在面對社會上一次又一次冰冷的排斥中被漸漸踏碎的那顆年少的心?誰又能明白,一個常人唾手可得對他來說卻難以企及的微小希望在不斷掙扎不斷掙扎最后終于實現時那一瞬間的驚喜?那一刻,仿佛整個屋子里都溢滿愛的能量。
第二天,我們坐著學校的車直奔惠陽亞倫電器實業有限公司,但對方單位看到葛偉健腿腳不便,殘疾情況較嚴重時,又不想要。經過與楊主任的磋商,該單位最終才同意安排葛偉健到生產部工作。葛偉健成了一名正式工人,工資和其他工人一樣,三金等都有保障。當人事部干部尹峰讓葛偉健母親領著葛偉健去照相、辦銀行卡、通行證等事項時,我們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在交待完葛偉健母子橫瀝車站的位置及應該注意的事項后,我們與葛偉健母子依依惜別。
回到學校,我向梁紹斌副主任做了匯報,他立刻打電話向楊主任致謝,楊主任感慨道:“你們學院對殘疾學生的就業這么重視,領導的關心這么無微不至,兩位老師不辭勞苦為了這個孩子一趟又一趟地跑,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盡力呢?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對殘疾人事業的支持,你們那份矢志不渝的堅持是對我們工作最大的安慰!”
人間有愛,如花香,飄逸而深沉;如清茗,甘醇而沁心;如星辰,燦爛而恒久。這讓我聯想起卞之琳的一首詩: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多么雋永而深刻的一首詩,猶如工筆描繪出的一幅畫。近處的你,遠處的他人,在不知不覺中共同勾勒出一種美好的意境,如若缺少一方,還會融成這幅動人的畫卷嗎?這破碎的世界,本就是和諧的一體,愛是其中永垂不朽的詩篇,在一個又一個如陳優生院長、楊慶堯主任等恪守大義﹑篤行不茍的善人義士的傳承下源遠流長,綿延不絕。
“感恩的心,感謝命運,花開花落,我依然會珍惜……”每當這熟悉的旋律響起,我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拖著步子艱難前行的人。如今,葛偉健正在工廠里忙碌。每次想到那一次他一直黯淡的目光里突然迸射出的感激而動人的神采,我的眼睛就有些濕潤,為這一次力抗命運的不屈與堅強,為這一次眾人關懷的善良與溫暖,為這一次攜手戰勝生命磨難所取得的愛的榮光。